• 2014-12-05

    下午的周五

    下午的周五。

    上班以后觉得周末的两天实在是宝贵的可怜。周日的晚上只想要早点洗澡早点躺在床上听听歌或者看看书,然后静静迎来睡眠困点。无奈是基本的基调,因为总是失眠,经常到凌晨以后才能入睡。坦白来说,我潜意识里是恐惧上班的。不知道如何面对永不休止的客人,不知道该怎么和同事做一些所谓“深入”的交流。

    可是,还是得上班啊。

    好不容易煎熬到周五的下午,就是现在这个时候。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15:25。距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左右。屁股上好像长了一个橄榄,就是没有办法安安静静坐在位子上办公。只想快快下班做自己的事情。自己的事情?呵呵,也就是回家吃个饭一个人散个步然后回来看一看更新的日剧或者韩剧罢了。

    外面的太阳那么好,我们却还在上班。等我们出大楼的时候,又是一个夜晚降临的时候。麻麻黑,月亮也不怎么亮呢。

  • 2012-03-30

    姐妹团

    一阵突然发现,我周围的几个朋友,几个好朋友都比我略大。宝,大大,姐姐 这三个女子明显跟我不是一个时代的人。
    喜欢跟比自己略微成熟一点的人玩,觉得他们总能在我迷茫的时候给我一点方向。本以为自己陆陆续续经历过那么多事情,自己能够变得成熟一点,但是,时间一久就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情。有事没事就短信群发,就小组内咆哮。是啊,我需要他们!我需要他们!我不能跟我爸妈说我的操蛋人生,我不能在我爸妈面前随意的爆粗口,但是在他们面前就可以,任何操蛋的小事,我都能用不经意的语言告诉他们。只是当我长久地纠结一个问题久久不能自拔的时候,我长时间的向他们求助,久而久之,我害怕他们嫌弃我,嫌弃我的窝囊,嫌弃我的婆妈,嫌弃我的各种,我会变得不好意思。明明人家有人家的人生,我有我的人生,哪怕关系再好,我也不能总为那几件事情在他们的耳边叨叨个不停。

    多数情况下,我其实是有正常的正确的判断力的,哪怕我身陷其中,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但是我总是想得到他们的意见,哪怕他们想的跟我不谋而合,我就会觉得很有安全感,感觉身后总是有很强大的力量的感觉。也有我倔得像头牛的时候,我表面接受了他们的建议,并允诺一定会这么做,事实上我心里早就打好了算盘,谁也不能把我拉回来。多数的时候,这种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

    每个人都该有个智囊团。好朋友,好姐妹,好闺蜜组成的智囊团。里面有宝这种看问题清晰犀利的,有大大这种比较有人性的,还有姐姐这种温柔缓和的,有张这种善良女人的,还有3小姐这种敢爱敢恨的。每一个人的意见都是我想听的,每一个人都是我尊重的我喜欢的。我希望得到他们第一时间的对我的回馈,我也喜欢毫无保留的告诉他们我对你们的看法,我的建议。

    因为是他们,我可以毫无顾忌的说,跟这个死男人分手吧;别做梦了!清醒点吧!少女!
    一群女人在一起通常都聊点什么?
    太多了,人生有多少种选择,话题就有多少主题。

    我爱你们。

  • 2012-02-29

    室友是傻逼

    在我的世界中,室友是一个美好的女子,长的好看,皮肤白,脸小,头发长,关键他妈的还是一个细高竹竿。
    成绩也好,人缘各种也好,桃花也是朵朵开。作为这样的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女子,突然间就各种看我不愉悦。作为一个傻大姐,我的本能反应就是实话实说,努力 弄清真想。我前去问她,求她给我一个嫌弃我的理由。人家各种拿男女分手那种没有实质性的话来搪塞我。我真心不知该如何是好。
    依照我的性格,假如你看我不爽,不是就该老实不相往来么。这不,我没有别的寝室可以去,你也不愿走。
    这种情况下,我们不是只有和和气气相处么,找到一种大家都舒服的状态。
    我不是说叫你装,我只是觉得人与人相处最起码的礼貌要有。
    你求我的时候一副好脸色,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你 他 妈 又是一副死人脸。
    我实在搞不清楚,你这种如此迅速的变化的速度到底是什么个鸟意思。
    男人就喜欢看好看的女人翻脸如翻书吧。
    我是弄不懂你。
    但是,你的所作所为让我觉得非常不愉悦。
    你一直在折磨我,还让我自我纠结。
    我恨你。

    我可能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个孬货,只敢在这种长了枯草的博客上骂骂人。
    是啊,连我都嫌弃我自己。